購物車中沒有藝術品
喬什·凱斯 > 藝術家

購買藝術家 Josh Keyes 的街頭藝術塗鴉現代藝術、版畫、原件、雕塑和繪畫。

喬什·凱斯 (Josh Keyes) 在超現實主義和現實主義的世界中平等存在。 無論這看起來多麼矛盾,他的藝術都設法在生理準確性和極端寫實主義與生態超現實主義風景和互動之間取得平衡。 他的作品讓我們感到熟悉,但又令我們不安,並提醒我們地球的頹廢。 Josh Keyes 出生在一個藝術家家庭,被鼓勵從事藝術家的職業,並就讀於芝加哥藝術學院和耶魯大學。 從油畫畫佈到雕塑,凱斯的藝術因其對細節和現實主義的非凡關注而備受讚譽。 人們可能會將他的作品誤認為是拼貼畫和照片,但再看一看他創作的作品,就會突出其逼真的精確度。 這些對他創作的物體(通常是動物)的非常準確的描繪與一般環境的超現實主義形成了激動人心的對立面。 這也許是他的藝術最顯著的特徵。 Josh Keyes 的世界是一個生態超現實主義的反烏托邦,動物被剝奪了自然環境並被迫搬遷。 他的作品包括在一個被人類摧毀和遺棄的世界中游蕩的動物。 

購買 Josh Keyes 塗鴉現代流行藝術品

因此,失事的汽車、空曠的空間和塗鴉標籤是一些常見的主題,藝術家利用這些主題來給人一種衰落和荒涼的印象。 地球上最後剩下的居民是動物,它們現在已經佔領了過去由人類統治的空間。 他的作品展示了我們世界遭受人類干預活動影響的一個版本。

這是凱斯的神話和黯淡的願景。 通過他的作品,他諷刺了人類在地球逐漸毀滅之前的冷漠。 全球變暖、空氣污染和海洋污染是凱斯在他的作品中諷刺性地解決的一些問題。 根據藝術家的說法,我們冷漠的代價是我們物種的滅絕。 隨著人類的消失,孤立的景觀隨著時間的推移被植被吞噬或在水下長滿。
塗鴉是前人類存在的最後剩餘證據之一。 因此,凱斯藝術中的塗鴉具有圖像學意義,因為它蘊含著我們人類曾經在這裡但不再存在的內涵。 這種認識既具有挑釁性又令人震驚,揭示了藝術家對環境危機問題表達個人觀點的興趣。 當被問及在他的作品中加入塗鴉時,這位藝術家評論如下:“我在俄勒岡州波特蘭市的城鎮周圍發現了塗鴉。 有時我會嘗試使用標籤,但我並不是那麼好。 我試圖找到抒情的塗鴉,就像抽像畫一樣,它有電荷。 我確實改變了標籤的顏色,以與圖像建立和諧的關係。”

他的藝術是基於一個驚人的對立面。 引信真實感使觀看者識別圖像並熟悉它。 另一方面,當我們目睹熟悉的風景變成畸形的反烏托邦、後世界末日的現實時,超現實主義起到了諷刺的作用並引發了一種焦慮感。 這種自然與非自然、人造的奇異且不相容的並置被用作凱斯表達他對當前全球氣候變化和人類對環境影響的關注的方式。

通過展示失去和流離失所的自然環境的動物,突出了這種關注。 他們處於危險之中,遠離他們的自然生態系統,搬遷到立體的奇幻環境中。 “這些動物從我的速寫本中出現,有時是佔據圖解空間的單一研究,而其他動物則在反烏托邦景觀中徘徊,例如來自神秘自然歷史博物館的標本或立體模型。”,他說。
凱斯對城市擴張及其對自然的影響持懷疑態度,他的目的是提出這個問題:如果人類繼續侵占我們的農村環境,未來會帶來什麼? 藝術家提供的答案是他的作品,它基於這樣一種想法,即我們的星球是一個複雜的系統,人類的存在可以證明對地球的未來具有不可逆轉的決定性。 換句話說,他的作品反映了他對當今環境衰敗的看法:“作品既奇異又令人毛骨悚然,這就是我這些天對世界的看法。 作品背後的想法是個人經歷和公共、政治、環境問題的結合。 許多作品/圖像就像日記中的頁面,其他的則是對今天報紙頭條的直接回應。”

他作品的理論背景與神話和民間傳說主題——尤其是美洲原住民的傳說和故事——以及存在於夢境和噩夢之間的意像有關,以表達深刻的存在焦慮和不確定性。 在凱斯的反烏托邦中,自然以抽象和令人不安的方式與城市生活互動,在美學上讓人想起科學教科書的插圖和解剖圖。
同時,對藝術家影響最大的因素之一是現實本身。 “我的作品不斷演變和成長,並與我生活中和我周圍世界中的事件相呼應。 我認為這部作品是一個以現實為基礎的虛構世界或故事。” 畢竟,他在華盛頓的塔科馬長大,目睹了伐木業對周圍森林的破壞。 因此,當代事件也是凱斯的靈感來源,並與他對環境問題的敏感性有關。

凱斯創造了超現實主義和照片寫實主義的混合世界,這種混合讓觀眾感到不安,讓我們感到不安全,並暴露在不確定和惡作劇的未來中。 工作的核心是關心我們的生存和地球的未來。 他的作品複雜且高度個人化,與科幻電影、反烏托邦小說、民間傳說以及當代問題和事件的影響相呼應。 結果是自然與人造之間驚人而迷人的並置,這理所當然地將喬什凱斯確立為我們這個時代最具標誌性的生態超現實主義藝術家之一。